金属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文交所上演别样的疯狂

发布时间:2020-07-13 20:19:17 阅读: 来源:金属盖厂家

在起起伏伏的股市之外,另一个市场里,投资热潮正来势汹汹。

这个市场便是邮币卡电子盘。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邮币卡电子盘是通过实物挂牌的方式将原本分散于邮币卡现货市场的邮票、钱币、电话卡、纪念章等收藏品实物集中起来分类托管上市,并借助计算机网络进行交易的新型电子化交易模式。

有业内人士介绍称,邮币卡电子盘有着与股市相同的交易时段、涨跌幅限制以及类似的交易软件。借助邮币卡电子盘,投资者可以“像炒股一样炒钱币邮票”。

2013年10月,邮币卡电子盘最先在江苏南京文化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上线。此后,南方文交所、上海邮币卡交易中心、湖南文交所等纷纷介入邮币卡电子盘运营。

2009年,文交所曾在国内遍地开花,被一些投资者等同为股票交易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随即走红。

但这种局面并未持续多久。

2011年11月18日,国务院下发《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以下简称“38号文件”),叫停艺术品类证券化交易模式,一大批文交所随之停牌。

经过近两年时间的整顿后,2013年,文交所借助邮币卡证券化的春风成功“翻身”。然而,与之相关的争议至今仍未平息。

7个月9.4倍涨幅

杨先生是大连较早介入文交所交易的投资者之一,也是国内几个文交所的开户经纪人。

2014年6月,他的公司与南京文交所签订合作协议,全国首家钱币邮票线上交易正式在大连“落地”。

据杨先生介绍,一直以来,他都关注着国内艺术品的资产证券化进程,“其中,做得最大的要属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

“直到去年7月初,作为‘老大’的南京文交所日成交额不过三四亿元,甚至不及一只股票一天的成交额。可就在今年5月,其日成交额已稳定在40亿元左右。”杨先生向媒体介绍道。

同时,南京文交所的交易数据也显示,其邮币卡电子盘交易行情从2014年7月的205.47点一路飙升至2015年2月的2137.45点。仅用了7个月时间,涨幅高达9.4倍。2014年,其已实现交易额550亿元,2015年仅第一季度,交易额已达760亿元。

有报道称,由于近段时间股市持续震荡,一众股民已摩拳擦掌,纷纷转投文交所邮币卡电子盘。甚至出现不懂邮票的投资者,也在最近半年时间里把10万元本金变成了40万元。

虽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但文交所的邮币卡电子盘成交量的确惊人。

以2015年6月30日为例,南京文交所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当日成交量约为38亿元。

文交所的交易时间俄日周一至周六的9:30至11:30、13:00至15:00,比A股交易时间多出一天。而最大的不同是,A股实行T+1的交易机制,也就是当天买入的股票,第二天才能卖出,而文交所实行的是T+0,即当天买入即可卖出,并可买入卖出多次。

尽管T+0操作起来更快,但一些投资者也经历了眼睁睁看着一只产品涨停、跌停,系统却怎么都登录不了、无法交易。

2015年4月,南京文交所先后两次在官网发布了“关于部分投资人会员使用抢单软件造成系统交易异常”的公告,采取的对应措施,先是公布部分使用抢单软件的交易账号,予以警示,接着是冻结账号一周。

同时,交易手续费的频繁变动,也让这个新兴市场的投资者们捏了把汗。据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资料统计,2015年5月至6月期间,南京文交所手续费前后进行了4次调整,从1‰最高去到3‰又调回1‰。

然而,即便出现这些不稳定的插曲,依然有越来越多投资者通过口口相传涌入这一市场。

文交所监管被指有名无实

“尽管在全世界还没有(其他)哪一个地方的邮票卡币实现了‘类证券化’,但南京文交所的做法受到了地方政府的认可。”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全国文交所行业协会筹备组召集人彭中天说。

在此前邮币卡电子盘上线初期,南京文交所就曾对外宣称,自己是全国唯一一个得到省级金融部门批复同意开展钱币邮票线上交易的平台,并在其官网贴出了江苏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于2013年10月17日印发的《关于同意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开展钱币及邮品线上交易的批复(苏金融办复〔2013〕205号)》。

不曾想,2013年12月23日,证监会发出《关于禁止以电子商务名义开展标准化合约交易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指出,部分公司以电子商务名义,采取集合竞价、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存在较大风险隐患,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高度重视,认真开展清理整顿工作。

由此,邮币卡电子盘的资质和未来发展模式开始受到公众质疑。

针对这些问题,南京市金融工作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曾向媒体模糊表示,南京文交所所在的栖霞区没有设置金融工作办公室,而南京市金融办只是作为中转单位代南京文交所向上级审批单位递交申请,具体交易细节应该向审批单位咨询。

而对于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合规与否,是否在证监会的整顿肃清之列等核心问题,包括南京文交所在内的各文交所与其所在地方金融办公室均未予以公开回复。邮币卡“类证券化”交易资质问题依然成谜。

“其实根据‘38号文件’,中国已经筹建了由证监会牵头、多部门参加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联席会议)’,联席会议常设在证监会。”彭中天对媒体透露,但问题是,文交所在联席会议审查合格之后,并没有被纳入证监会监管范畴,地位尴尬。

“不承认我们是证券,也没有其他部门监管,文交所到底是什么?我也困惑了。”彭中天感叹。

在他看来,各省、市级金融办作为文交所的直接监管部门,只监管到申报具体交易品种、交易模式,并没有对具体业务的监管,交易过程没有人管,也不用报交易数据,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监管。

叫停还是引导存争论

“如果这不是一个‘赌场’,我找不到更贴切的比喻来形容。”一位艺术品投资人士曾这样感叹如今的文化产权交易市场。

在一些理性的投资人眼中,文交所的邮币卡电子盘交易模式似乎已陷入疯狂状态。

“以‘三轮虎大版’(邮票的一种)为例,上市价格300多元,文交所价格却高达5万元,这是极其不对称的。”从事电子盘交易的王先生日前对媒体称,电子盘价格与实际价格远远脱离,存在高风险,随时存在“崩盘”的可能。

据王先生介绍称,作为与证券投资本质一致的文交所电子盘,同样也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庄家炒作所带来的投资风险。同时,作为新兴的交易模式,文交所电子盘不断修来改去的交易规则和风控制度也存在巨大漏洞。

目前,各地文交所经营主体性质可谓五花八门,国有、国有控股、国有参股、民营合资,甚至存在一些交易平台仅由一家产权网络交易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这大大增加了监管难度和投资者的风险。”彭中天认为,虽然相关制度中要求设立文化产权交易所,必须由省级人民政府批准,且批准前应征求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意见,并经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认可,在一定程度上完善了文交所开设的审批程序,“但文化艺术品发售与日常交易却缺乏必要的监督机制。”

在天津文交所发布的《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暂行规则》(以下简下称《规则》)中,法治周末记者看到,其与沪深交易所的交易规则极为相似,只是《规则》没有明确监管部门。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解释称,文交所的交易模式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中间道路,价值的确定没有统一体系。“这类交易风险和泡沫都很高,短期内没有实物交割,交易的产权是分割的而非完整的,所以这类交易所的监管在国内还处于空白。”

某证券投资咨询机构首席投资顾问马建曾在一篇评论中写道:“纵观各文交所的邮币卡电子盘交易模式,其本质就是一个对庄家几乎毫无有效约束,可以肆意坐庄从而赢者通吃的典型‘博傻游戏’”。他建议,适时叫停文交所邮币卡电子盘交易。

但同时,也有市场人士认为,邮币卡电子盘作为一种新兴投资方式,虽存在先天缺陷和不足,与其叫停,不如引导与扶持。

“文交所遍地开花、良莠不齐的现象确实存在。但抓好顶层设计,提升入场门槛,采用现代经营理念,制定完善的规章制度,恐怕远远比叫停更能推动新兴业态的发展。”上述市场人士称。(记者 张舒)

驻马店订制工作服

固原工服定制

邯郸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