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迪士尼是大商人,但玲娜贝儿不是

发布时间:2021-11-18 18:30:47 阅读: 来源:金属盖厂家

迪士尼又得逞了。

在一个重度失眠的夜晚,我点开了一支粉红狐狸的视频,她双手叉腰,拔出腰间并不存在的佩剑,还试图摘下头上的骑士帽,当毽子踢。

打工多年投票评选,抑郁成疾,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和发际线一样斑驳,不会再为萌系生物而动,但十秒后我还是“破戒”了,我躲在被子里捂住了嘴,尽量不发出尖叫。

这只狐狸,名为“玲娜贝儿”,是上海迪士尼乐园在5周年庆典之际推出的一款原创玩偶形象。出生仅一个月,已经成功地让互联网忘记,北京东六环那儿还有个新开的环球影城,养着一只话痨的威震天。

川沙妲己养成记

今天是玲娜贝儿的满月生日,过去一个月,人们给了这款诞生在上海市川沙镇的迪士尼狐狸最大的宠爱,甚至不吝于用脑海中最能代表“迷人”与“狐狸”的符号来称呼它,即“川沙妲己”。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夺了看客的目光,只要站在在她身边,连师姐星黛露都失了光彩。要知道,星黛露一直有一个传说,她的所有已售周边垒起来,高度可达119座珠穆朗玛峰。

有人说,玲娜贝儿,甚至她所在的达菲家族,都是迪士尼悉心编织的一个骗局。

他们横空出世,没有可依托的动画作品,人气却一举打败唐老鸭和维尼熊。

对于玩偶表演者而言,这是一份更辛苦的工作。他们不能依赖于这个角色背后的作品光环,而需要通过日复一日的努力,才能在游客心中刻画一个饱满而鲜活的角色。从这个角度而言,没有作品的迪士尼明星IP,才是真正的实力型选手。

如果你仔细观察他们与人互动的场景,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细节。他们的营业从现身开始,哪怕是从休息室走到工作区的一小段路,也会使尽解数与游客互动。

他们会记住常客的脸,以及专属暗号,还会从饲养员口袋里掏出糖果,递给有礼貌的小朋友,当没有糖时,他们会许诺下次再给个人祝福。要知道,他们的扮演者可能不止一个。

无论游客提出什么问题,他们都会灵活地操纵自己的身体予以回应。哪怕不能说一个字,却可以让对方精准捕捉到涵义所在。

玲娜贝儿当然是漂亮的。一身浑然天成的娇粉色皮毛,赤霞珠葡萄似的眼眸,芭蕉叶那么大的耳朵和抱枕般的绒线尾巴,而嘴角的微笑弧线恰到好处。这是标准的婴儿图式作品,迪士尼此前已有许多形似的明星角色。

舞蹈家气质的星黛露永远端庄可人,脚踩高跟鞋的黛丝始终跟随着唐老鸭,而雪莉玫更是为了陪伴达菲才被创造。但玲娜贝儿不一样,她是一个独立的、不折不扣的冒险家。

和优雅的星黛露相比,玲娜贝儿的舞姿被网友们笑称“画大饼”

作为拯救迷路小熊达菲的引路者角色出现,玲娜贝儿拿着放大镜在森林穿行,寻找真相的蛛丝马迹。这不仅仅是出场动画里的几个片段设定,且贯穿着她在游乐园表演的始终。

当星黛露踮起脚尖羞答答地走路,玲娜贝儿早就欢脱大方地奔向终点。其业务能力也无可挑剔,在花车巡游时一秒钟都不曾偷懒,女团舞跳得形神兼备,抖动着胖腿圆肩。甚至,她还有女性领导者的气质。

她在听到粉丝高喊自己时,一边像胜者一样高兴地点头,一边指挥人群,别忽视身旁的师兄杰拉多尼。听到有人叫她“儿儿”“崽崽”“女明星”世界水日,她会一个手指头一个手指头地掰扯,告诉大家,请称呼她的全名:“玲,娜,贝,儿。”

被消释的现代童话

玲娜贝儿,被积沙成塔的喜爱所塑造,又被过犹不及的喜爱所毁坏。

有两个事实与后者对应:一是玲娜贝儿下班被打头,二是五倍溢价也难购其正品周边。这让完美的童话人物出现了现实的裂痕,友好的正向反馈被截断,人们开始思考玲娜贝儿是否不该被高捧至此。

在心理学意义上,有一个现象被称之为“可爱侵犯”,也是积极情绪的二态表达,当人们面对过于可爱的事物,会忍不住产生想要蹂躏、毁坏它的想法,好让它不再侵蚀情绪。

它可以帮助人们理解,为何连年来,都会出现迪士尼玩偶表演者被打伤的新闻,以及,为何消费者会想要疯狂地占有喜爱的事物。但这一理论绝非是对不合理行为的开脱,因为从人类的发展演变来看,我们拥有对冲动情绪的感知力和控制欲。

无论是北宋文学家范仲淹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还是21世纪所流行的“佛系态度”,都能感受到人们对于平和心态的不懈追求。

然而,那些没能被成功克制住的原始冲动,却成为了破坏现代童话的幕后黑手。然而迪士尼却似乎乐见这样被疯狂追捧的境况。

即使扮演者存在被伤害的风险,他们也不愿过多地将角色与游客区隔开来。根据自称曾在迪士尼工作的扮演者反映,公司会规定每一个角色,每一天与游客互动的次数,且有专人监督。

而且,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他们不得在游客面前暴露真实面孔,哪怕受伤或中暑,也必须以角色的身份退场。这样严苛的规定,只为维护永恒的童心,即“所有童话人物都是真实存在的”。

另一方面,迪士尼虽然出台了许多整治黄牛的规定,却并非真正有效。例如,他们将正版周边的开售地点分散在园区内外的不同商店,开售时间却并非同一时刻,这给了黄牛赶场的机会。

尽管将产品定位“常规款”,但迪士尼的生产速度却远远慢于假货工厂,这也令消费者不满。种种细节来看,似乎正是迪士尼在刻意营造这样一种“饥饿”状态,导致极端的事件不可遏制。

爱上一只粉红狐狸有错吗?

既然童话故事的本质是商业,那么,喜欢玩偶就是一种低级行为吗?玲娜贝儿诞生不到一个月,疯狂喜爱与嗤之以鼻同时吞噬了她。

那些声称自己无法理解,为何有人喜爱玲娜贝儿的人,其中有一部分是并不诚恳的。他们站在一个虚拟的制高点睥睨众生,认为自己日理万机,且看穿一切。说到底,他们不是看不起玲娜贝儿,只是想借此抬高自己。

《米开朗基罗传》里写道:“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我即使一辈子都不再去游乐园,也不可能彻底与童话诀别。

我在12岁时去过一次迪士尼,那也是至今唯一一次。狮子王的音乐剧表演至今仍历历在目。遭受着苦难和误解的辛巴,因为背负着责任与爱,成长为森林之王。这个故事一度给了我莫大的勇气。

走出剧场后,那个城堡下的夜晚,也是我从未见过的盛大景象,仿佛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色彩都飞上了天空。彼时没有手机,小孩儿默自把每一朵烟花都留在了记忆里。

而长大后再没那样的心情,你在逛游乐园时,并不会失忆,哪怕坐上旋转木马和海盗船,脑子里却还装着没有处理的工作和复杂的人际关系。

为了所谓的打卡,你拍下每一张照片,都意味着要打开装着无数坏心情根源的手机,我不喜欢这样的成人巡礼。

玲娜贝儿是成年人的解药。她不需要你在心中远赴万里,去了解一个梦幻的故事。短短15秒的短视频,已经足够让人开心。

以快取胜的互联网终于做了一件好事,让你还没反应过来生活的苦,就迅速尝到童话的甜。

我不相信一个玩偶扮演者,会不希望自己给别人带来快乐。我可以透过屏幕感受到,他们为了完成这件在一部分人眼里有手就行的工作,付出了比戴上头套要多出无数倍的努力。

感谢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群人,为了维护童心和快乐而努力工作着。迪士尼也许是个商人,可玲娜贝儿不是。

请允许美好的合理存在,尽管它逃脱不了这利欲熏心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