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创业失败了以下是我的感受一

发布时间:2020-02-11 05:28:45 阅读: 来源:金属盖厂家

编者注:俗话说,“女人衣橱永远少一件衣服”,澳洲女孩Nikki Durkin也有这种感觉。但跟其他女孩子不一样的是,她选择了通过创业来解决这个问题。2011年,19岁的她创办了时装交换网站 99dresses,让千千万万总感觉没有合适衣服穿的女人拥有了一个“无限衣橱”。一时间,涌入的用户不断,网站也似乎越来越受欢迎。但是在男性占统治地位的技术创业领域,竞争是残酷的,对于一个19岁的小女孩来说更是如此。最后,她的企业也像90%的其他创业公司一样,逃不脱失败的命运。大多数人往往只看到创业表面的风光,却看不到背后的辛酸,而对创业失败,往往停留在理性的分析,少有感性的认知。因此,她决定要讲讲自己的故事,谈谈个人对失败的感受。这位女孩的文章也许是关于创业失败最好的自叙性文章。

我们先是拥有了用户,然后越来越受欢迎,最后一落千丈。我4年情感过山车经历刚刚开到尽头。

虽说超过90%的技术初创企业都失败了,但我从来没想过我的孩子,99dresses,会是其中一员。

如果要列举创业教会我的一件事,那就是我的韧劲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回过头看,高中刚毕业就创办99dresses时的我还非常幼稚,对自己在做什么一无所知。实际上,我甚至连初创企业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我要解决一个亲身经历的问题:满满一柜的衣服但仍然没东西可穿。

自那以后,我熬过了联合创始人的诽谤中伤,融资失败,熬过了因大规模技术问题导致的销售停止,签证问题,缺乏吸引力,团队人手不足,雇错了人又炒错了人,产品不适应市场等等这些我都熬过来了。

我学会了那么多东西,但我还是失败了。我打赢了许多战役,但却输掉了战争。

我对这场失败负有完全的责任。当然,99dresses还有其他人。但这是他们的错吗?绝对不是。

创业媒体歌颂苦难。他们赞美Airbnb靠卖早餐活下来,然后把自己的想法变成一桩数十亿美元的生意。你绝少会听到初创企业坚持下来最后仍失败这样原始的、未经加工的故事—你看不到创始人如坐过山车般的情绪变化,你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初创企业不奏效。

当99dresses大势已去时,我开始寻找这些故事,拼命地想找个感同身受的人。失败是孤独的。每次我浏览Facebook时总会发现我的创业朋友不是发布新产品就是宣布新融资或收购,要么就是团队快乐的照片。随便找个创始人问他在干什么,你听到的都是正面的东西。不管这是不是事实,反正别人就是这么教着说的。

为什么这样行不通,为什么这家公司会失败,对初创企业的事后剖析有,但是你很难看见对失败感受方面的讨论—你花费了数年汗泪心血栽培的初创企业最后落入深渊后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受。也许那是因为大多数创始人是男的,而男人并不喜欢讨论自己的感受。或者是因为失败令人难以启齿。

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我要讲讲我的故事。我要谈谈失败的感受。希望能帮到你。

源起……

许多创业者说失败值得庆祝。他们都宣扬要“快速失败、早点失败、经常失败!”,试图对任何一位创始人都有可能经历的最剧烈疼痛抹上一点积极的色彩。

让我来告诉你—失败TM的糟透了。如果我失败得快、失败得早、失败得多的话,2011年99dresses就关门大吉了。我回到父母在澳洲的乡下,把自己锁在自己屋子里整整哭了一周。那之前的9个月,我在澳大利亚创办了99dresses,开始时受到了一阵热烈的欢迎,但后来因为自己不能理解的技术问题和一堆其他问题而失去了势头。

我感觉自己正溺死在一片黑色的大海当中,看不到水面上有一丝的光亮,不知道该游往哪里去。

但那时候澳大利亚的媒体仍继续找我采访。我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在男人主导的行业里面创业这一点似乎收获了许多的关注,而我对采访也是来者不拒,因为那是我的工作。展现出积极而快乐的一面给媒体是我的工作,在他们眼里,我似乎是一个创业神童,因为我的年龄,也因为我有胸。

这样治不了我的“冒充者综合症”—那种每个人都给了我太多的荣誉的感觉不断涌现。我记得有个记者说过“你一定对自己取得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我彻底被这种说法惊呆了,因为实际上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我自豪吗?我有什么成就?当然,我们受到了一定的欢迎,但是我们也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只不过在等着所有人都发现其实我并没有那么突出那一天的到来罢了。

“但是你在承受着巨大的风险!多勇敢啊!”他们说。我从不这样认为。在我看来最大的风险就是去上大学,找份稳定的工作,然后不知不觉间陷入安逸的生活。这没有错,但我知道那不是我。

还有,哪怕我失败,最糟糕的不过是不能跟父母一起生活了。我认为真正勇敢的是那些搞砸了就得露宿街头但依然义无反顾的创始人。如果你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冒险是很容易的。

我妈问我,“Nikki,你确定自己真的要做这个吗?对于一个19岁的女孩子来说,这个压力太大了。如果你确定这不是你想要的东西,没人会轻视你的。”父母是我的最大支持者,但妈妈不想看到我那么痛苦,哪怕这是一种性格培养。

但尽管自己极其难受沮丧,尽管我已经穷得叮当响,尽管我没有稳定的团队,有的只是一大堆产品问题和疲惫不堪的感觉,不知道如何去克服上述种种困难,感到彻底孤独落寞,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我没有失败。我不能失败。那是我的孩子,失败只有一种可能,除非我死了。

我对痛苦变得麻木,尽管连续几周都是在没有一丝希望中醒来并且不愿起床,我仍然让自己坐在桌子旁继续工作。

最后,情况开始有所好转。

未完待续......

代理记账代理

筹划税务意义

广州筹划税务公司

中山代理记账单位

相关阅读